【案例研究】因如实供述而牵扯出相关联的他人犯罪不构成立功

发布日期:2018-04-17浏览次数: 字体:[ ] 视力保护色:

因如实供述而牵扯出相关联的他人犯罪不构成立功

 

陈立芳  李春兰

 


 

【案情】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7月29日、8月6日、10月的一天,被告人陈某在家中先后容留钱某以“烫吸”的方式吸食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三次。2016年10月的某两天,被告人陈某在家中先后容留钱某、孙某以“烫吸”的方式吸食甲基苯丙胺两次。2016年10月28日,被告人陈某在家中容留钱某、吴某以“烫吸”的方式吸食甲基苯丙胺。综上,被告人陈某容留他人吸毒6次。被告人陈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公安机关根据陈某交代的吸食毒品是向一个叫“丁佳锋”男子购买的线索,从而抓获该贩卖毒品的犯罪嫌疑人一名。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陈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具有坦白情节、立功表现,要求依法惩处。

被告人陈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审判】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陈某提供场所容留他人吸毒,其行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陈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关于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陈某有立功表现的意见,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因容留他人吸毒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如实交代吸食毒品的来源,属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不能认定有立功表现,故对该意见不予采纳。据此,依照我国《刑法》相关规定,判决:被告人陈某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陈某未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提出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陈某的相关行为是认定为坦白还是立功,存在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陈某如实供述吸食毒品的来源,为公安机关抓获贩卖毒品的犯罪分子创造了条件,除认定其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行的坦白外,还应认定其构成立功;另一种意见认为,陈某因容留他人吸毒被刑事拘留后,作为吸毒人员,交代其吸食毒品的来源属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只构成坦白,不成立立功。笔者倾向于后一种意见。

(一)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犯罪嫌疑人对于与案件相关的一切事实都有如实回答的义务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18条规定,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但是对与本案无关的问题,有拒绝回答的权利。换言之,犯罪嫌疑人仅仅可以拒绝回答与案件无关的问题,对于其他与案件相关的一切事实,其都有如实回答的法定义务。具体到本案,作为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的被告人陈某在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的过程中,交代其吸食毒品的来源出处,该事实是与其自身的犯罪行为相关联的,系必须如实供述的内容,并没有超出坦白的范畴,故该行为应属于履行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如实作答义务,不构成立功。

(二)具备主动性是认定揭发他人犯罪成立的必要条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规定:犯罪分子到案后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包括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分子揭发同案犯共同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经查证属实;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阻止他人犯罪活动;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具有其他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突出表现的,应当认定为有立功表现。“检举”、“揭发”二词从字面上就体现了行为人主动性,换言之,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的行为不是被动的,而是其自主行为,且这种自主行为从根本上要求行为人没有作为的义务,即犯罪分子可做可不做的自主行为。具体到本案,虽然“丁佳锋”的贩卖毒品行为是公安机关在侦办陈某容留他人吸毒案过程中发现的,公安机关也是根据被告人陈某提供的“丁佳锋”的身份信息及拥有白色途观车等信息从而抓获犯罪嫌疑人“丁佳锋”。从形式上看,被告人陈某的行为符合“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但是被告人陈某的行为却并不具备“主动性”的要求,其提供的信息属于供述自身犯罪事实时必须如实供述的内容,故其行为不构成立功。

(三)陈某供述的吸食毒品来源事实属于在法律、事实上与容留他人吸毒事实密切关联的上游犯罪事实,应纳入“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范围

所谓“在法律、事实上密切关联的犯罪”,是指不同犯罪的构成要件有交叉或者不同犯罪之间存在对合(对象)关系、因果关系、目的关系、条件关系等牵连关系或不同犯罪之间在犯罪的时间、地点、方法(手段)、对象、结果等客观事实特征方面有密切联系。如果涉及其中任何一个要素的行为单独构成另一犯罪,就应当认定涉嫌的两个犯罪在法律、事实上有密切关联,行为人均有义务如实交代。质言之,这几个不同的犯罪实质是同一犯罪过程中连续实施、衔接紧密的不同部分,行为人因涉嫌某一犯罪被抓获归案后,供述与该犯罪在法律、事实上密切关联的其他犯罪是履行如实供述的义务。[1]具体到本案,陈某如实供述自己吸食毒品的来源而牵扯出他人贩卖毒品的罪行,二者存在对合的密切法律关系,陈某对于吸食毒品的来源有义务如实交代,即使其供述的事实可导致另一罪行的成立,也不构成立功。因此,从此种意义上而言,陈某与涉嫌贩卖毒品罪的“丁佳锋”虽然宣告的罪名不同,但其如实供述吸食毒品是“丁佳锋”贩卖给其的是履行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义务,并没有超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范围,仍属于坦白的范畴。

(四)禁止重复评价量刑情节

禁止对同一行为进行重复评价,是刑法适用中的一项原则。刑法上禁止重复评价原则是指,在定罪量刑时,禁止对同一犯罪构成事实予以两次以上的法律评价,对犯罪行为不能重复评价,同理,对有利于犯罪分子的量刑情节亦不能重复评价。认定坦白的根据,不能同时成为认定立功的根据。所以,不管犯罪分子是单独犯罪还是与他人共同犯罪,凡属于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的,或者说犯罪分子的供述没有超过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范围的,便不可能构成立功。只有当犯罪分子所交代的事实超出了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范围的,才可能属于揭发他人犯罪行为,进而构成立功。具体到本案,陈某如实供述其吸食毒品的来源没有超出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范围,系坦白,不成立立功,但考虑到这种行为有利于司法机关对他人罪行的查处,在量刑上可对陈川江酌情从轻处理。.

综上所述,被告人陈某如实供述吸食毒品的来源仍属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范围,没有超出坦白的范畴,系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需要如实作答的义务,更基于对同一情节不得重复评价,故被告人陈某的该行为应认定为坦白为妥。□

 

注释:

[1]张军主编:《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1集,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19~20页。

 

作者单位: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


(信息来源: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